指甲油到底有多毒?它的这种成分危害生殖健康,却被我们忽略了

2022年02月14日 阅读量:4

人类对美的追求永无止境,从头发丝到手指尖没一处会被放过——比如涂个美美的指甲。近十年来,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大洋彼岸的北美,美甲吸引的消费者越来越多,行业规模和从业人数也逐年上涨。然而,一项新研究的发现可能会放慢人们追求美的脚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研究者对当地 18 个美甲沙龙的调查发现,美甲师在工作中接触到的一些有害化学物质比家庭环境高 30 倍,比电子垃圾处理工厂环境高 10 倍。它们不仅会影响人类的生殖细胞,甚至可能影响下一代。而这些物质的源头,很可能是我们经常接触的指甲油。

做美甲要吸多少“毒”

在这项加拿大学者领导的新研究 中,加拿大多伦多的 45 名美甲师成为了观察对象,研究者在他们的肩头、胸前和手腕处安置了三种空气采样装置:一类是带有空气泵的主动采样器,被放在美甲师的左肩;另外两类是被制成胸章和腕带样式的被动采样器,胸章佩带在右侧,腕带套在他们的惯用手上。在平均 8 小时的采样时间内,美甲师们在工作过程中的主要呼吸区域和接触美甲产品的身体最前线——手部区域的空气样本被科学家带进实验室进行了检测,他们瞄准的是美甲师可能接触到的美甲产品增塑剂——邻苯二甲酸酯 (phthalates)和有机磷酸酯 (organophosphate esters)类化合物。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二者属于 内分泌干扰物,会影响人类生殖健康和胎儿的神经发育

佩戴着空气采样装置的美甲师。来源:论文

研究者们发现,美甲师肩头的主动采样器检测到了 12 种邻苯二甲酸酯和有机磷酸酯化合物,胸章和腕带分别检测到了 16 和 19 种。主动采样中,含量最高的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和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BP)比加拿大的办公室接触量高 1.6~2 倍,含量最高的两种有机磷酸酯 TCEP 和 TCIPP 则比美国家庭接触量高了 28 倍。腕带检测结果更值得注意:除了数种邻苯二甲酸酯,有机磷酸酯类检出量最高的 TPhP、TCIPP 和 TDCIPP 含量比南亚和北美电子垃圾处理工人的接触量高 3~15 倍,比美国家庭接触量高 20~60 倍

DEP、DiBP 以及 TPhP 都是指甲油增塑剂,它们可以让涂抹后的指甲油延展性更好,更不容易开裂——这解释了为什么美甲师的 DEP 和 DiBP 暴露量高于办公室环境,TPhP 暴露量甚至比电子垃圾处理工人还高。但 TCEP、TCIPP 这两类有机磷酸酯并不是指甲油和其他个护产品中会出现的添加剂。它们更多被用作阻燃剂添加进建筑材料、聚酯泡沫隔音材料、沙发和床上用品。研究者认为,美甲师们接触到的 TCEP 和 TCIPP 很可能来自美甲沙龙里发泡材质的沙发、扶手、拖鞋以及美甲工具(例如分趾器和打磨指甲的工具)。

在欧美国家,邻苯二甲酸酯增塑剂在儿童产品、化妆品和电子产品中的含量被限制在 0.1% 以内。阻燃剂 TDCIPP 和 TCEP 已经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65 号法案列为致癌物,二者加上 TCIPP 都被加拿大政府认定对人类健康有害。但在美甲过程中多大的暴露量才会造成健康损害,学界并没有给出统一的答案,行业内更是缺乏针对性的监管,这类物质还将继续活跃在人们的指尖。

“无毒”指甲油并不百分百安全

2006 年以来,美国制造商开始主动将一级致癌物甲醛、有发育和神经毒性的有机溶剂甲苯、以及被证明有生殖和发育毒性的增塑剂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nBP)这三种有害化合物踢出指甲油的成分清单,并为新配方打上了一个“3-free”的标签。自那时起,欧美市场上掀起了暗示指甲油“更无害”的 “free”风潮,“5-free”甚至“10-free”的指甲油品类也越来越多。但它们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安全,问题就出在增塑剂上。

带着“free”标签的指甲油。来源:论文

2018 年,一组美国学者选取了当地在售的来自 12 个品牌的 40 种带有“n-free”标签的指甲油,想知道这些以“无毒”为卖点的指甲油是否真的不含有毒成分。结果有好有坏 :有毒的 DnBP 确实从全部 40 个样品中消失了,但一些制造商选择使用 TPhP 作为 DnBP 的替代品加进了“无毒”指甲油。在这项调查里,超六成指甲油被检出了 TPhP,其中 13 种指甲油在成分表中标明了该物质存在,还有 12 种成分表不含 TPhP 的指甲油被实际检出了 TPhP,而且它们都带有“5-free”或者数字更大的“无毒标签”

TPhP 是近年来才被证实有害的一种内分泌干扰物,它会对人类的甲状腺功能和生殖健康产生不利影响。2015 年的一项研究 发现,涂完指甲油后 10~14 小时,人类被试尿液中 TPhP 的代谢产物 DPHP 水平 增加了近 7 倍。而尿液中 DPHP 水平增高已经被证明与女性 卵细胞体外受精能力下降 ,男性精子质量变差 密切相关,并且伴随有甲状腺功能的改变 。

此外,不少研究还观察到了 TPhP 暴露的性别差异: 女性尿液中 DPHP 的水平普遍高于男性。一项针对美国家庭环境中有机磷酸酯类物质的研究发现, 女性尿液 DPHP 的含量大约是男性的 2 倍 。考虑到 TPhP 也是一种广泛存在于居住环境中的阻燃剂,并且这种大分子往往会与环境灰尘结合在一起,因此美甲可能只是女性暴露较高的原因之一。

健康风险有多大

在美国,大约有 40 万名美甲从业者活跃在服务行业中,根据美国劳工部的预测,到 2028 年,该国注册美甲师和修足师的数量还将增长 10%。在中国,美甲从业人数早在 2011 年就达到了百万级别,持证美甲师占总从业人数的 16.6%。

女性是这一行业的绝对主力。据统计, 美国 97% 的美甲师为女性,至少 45% 的人群每周工作在 30 小时以上,并在该领域工作了 8 年以上。在本文开头介绍的新研究中,45 名美甲师有 43 名是女性,年龄在 21~58 岁之间。一项中国市场调研则显示, 2021 年美甲消费者群体中女性超八成,绝大多数是 20~39 岁群体。美甲师和消费者共同面临的内分泌干扰物暴露问题,几乎可以被等同为指向女性的健康风险。

然而, 指甲油增塑剂是否存在安全剂量,我们应该以怎样的标准去规范它们在化妆品和个护产品中的使用,都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探索。在追求美的时候,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相关论文:

Occupational Exposure of Canadian Nail Salon Workers to Plasticizers Including Phthalates and Organophosphate Esters. Linh V. Nguyen, Miriam L. Diamond, Sheila Kalenge, Tracy L. Kirkham, D. Linn Holness, and Victoria H. Arrandale.

Environ. Sci. Technol. February 14, 2022

https://doi.org/10.1021/acs.est.1c04974

Phthalate and Organophosphate Plasticizers in Nail Polish: Evaluation of Labels and Ingredients. Anna S. Young, Joseph G. Allen, Un-Jung Kim, Stephanie Seller, Thomas F. Webster, Kurunthachalam Kannan, and Diana M. Ceballos.

Environ. Sci. Technol. 2018, 52, 21, 12841–12850

https://doi.org/10.1021/acs.est.8b04495

其他参考资料:

https://www.fda.gov/cosmetics/cosmetic-products/nail-care-products

https://report.iimedia.cn/repo7-0/39460.html?acPlatCode=IIMReport&acFrom=bottomDownloadBtn&iimediaId=80807

上一篇: 乙酸苄酯、丙胺的溶剂性质与应用
下一篇: 丙胺、乙二醇一甲醚的溶剂性质与用途
极速送货
多点仓库直发,安全极速配送
品牌直供
正品品质保障,直销特价供应
交易安全
全程信息监管,货款双向保全
全面服务
采购配送,一站轻松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