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里的“狠角色”,遇到躲的越远越好

2021年08月30日 阅读量:3

1,Azidoazide Azide(CAS:1306278-47-6)

Azidoazide azide是一种杂环有机化合物,含有14个氮原子。由于含有大量的高能氮键,这种化合物的爆炸力极强,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爆炸物质”。2011年,德国慕尼黑大学的Thomas M. Klapotke、Franz A. Martin和Jorg Stierstorfer报道了Azidoazide azide的合成。可通过实验确定 Azidoazide azide的冲击极限为0.25J、摩擦灵敏度为1N。这意味着它具有极高的敏感性,碰触、移动或强光的照射都可能会让它爆炸。

2,三氟化氯(Chlorine trifluoride,CAS:7790-91-2)

三氟化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纳粹科学家发现的,经过多年的研究,他们发现它的破坏力太大了。它三氟化氯能与大多数无机物、有机物甚至塑料反应,可以使许多材料不接触明火就燃烧,包括砂子以及其它含硅物品(如玻璃、石棉等)。在一起工业意外中,900千克三氟化氯泄漏,烧穿了30厘米厚的混凝土和90厘米厚的砾石。

3,箭毒蛙毒素(Batrachotoxin,CAS:23509-16-2)

箭毒蛙毒素,是一种从箭毒蛙等物种体内提取的甾体类生物碱,因哥伦比亚的土著居民常用箭毒蛙的毒液制作箭头而得名,是目前已知的毒性最强的非肽类神经毒素之一。一只箭毒蛙身上的毒素至少能毒死十个成年人,而且无药可解。黄金箭毒蛙是其中毒性最高的品种。

4,二甲基汞(Dimethylmercury,CAS:593-74-8)

二甲基汞,是一种含汞有机化合物。易挥发,易燃,剧毒,也是已知最危险的有机汞化合物,对胎儿的神经系统、智商和记忆等有危害,数微升即可致死。二甲基汞能渗过乳胶,溶解橡胶和生胶。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毒物化学教授卡伦·韦特豪恩,因在实验中不慎将两滴二甲基汞洒在戴手套的手上二甲基汞渗过她戴着的乳胶手套后接触皮肤,十个月后最终不治身亡。

5,二甲基镉(Dimethylcadmium,CAS:506-82-1)

二甲基镉,是一种无色剧毒的液体,在空气中形成烟雾。它可用于有机合成和MOCVD中,也可以用来制备硒化镉纳米粒子,但是因为自身的毒性而被淘汰了。二甲基镉被许多化学家认为是人类已知的毒性最强的化学物质,因为它不止剧毒,还是一种高爆炸性、高致癌性物质。

6,硫代丙酮 (thioacetone, 4756-05-2)

这种物质不会突然爆炸,不会让你生病,也没有那么夸张能够让水泥都烧起来,但是它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臭的物质,硫代丙酮。

因为大部分的含硫的有机气体都是由腐肉散发出来的,不断地进化让我们的身体对含硫的有机气体恶臭气味十分敏感。

德国弗莱堡市

下面这个例子可以展现硫代丙酮这份安静但又恐怖的力量。1889 年,德国弗莱堡市肥皂厂的化学家们正在研究三丙硫酮用以调制香料,然而三丙硫酮不幸分解为硫代丙酮,由于它的气味,在实验室周围半径为0.75公里(0.47英里)的地区居民发生呕吐,恶心和神志不清的情况。

硫代丙酮因其极其恶臭和使人昏迷,诱发呕吐并能够被长距离检测的能力而被认为是危险化学品。

1967年,Esso 研究人员在英国牛津南部的一个实验室重复了裂解硫代丙酮的实验。他们的报告如下:

最近我们发现自己身上的气味问题超出了我们所预想的最糟糕的情况。在早期的实验中,一个瓶塞从瓶子上蹦了出来,尽管立即更换了瓶塞,但却立即引起了 200 码外的楼内工作的同事的恶心和不适。我们的两位化学家只是研究了微量三硫丙酮的裂解反应,他们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餐馆的敌对目标,并遭受了被女服务员用除臭剂喷洒的羞辱。

为了让大家有一点更加直观的印象,让我们来闻一闻硫代有机物家族另一位成员——乙硫醇的味道。乙硫醇通常作为天然气中的警觉剂,用以警示天然气泄漏,以具有强烈、持久且具刺激性的蒜臭味而闻名。空气中仅含五百亿分之一的乙硫醇时(0.00019mg/L),其臭味就可嗅到。

虽然看起来硫醇都很臭,不过有趣的是,随着分子量的增加,硫醇的臭味渐弱,九碳以上的硫醇则有令人愉快的气味。

当然,这个结论,是用人的鼻子闻出来的。

上一篇: 铁粉还原硝基制备胺是什么机理?
下一篇: 能消毒能漂白,这个材料有点强大
极速送货
多点仓库直发,安全极速配送
品牌直供
正品品质保障,直销特价供应
交易安全
全程信息监管,货款双向保全
全面服务
采购配送,一站轻松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