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供应商 消息(0)
购物车
最新加入的商品
亲,购物车中没有商品,请选购商品
  • {{item.productName}} {{item.productTitle}}
    ¥{{isNaN(item.unitPrice)!=true?item.unitPrice:0}}x{{item.quantity}} 删除
件商品 共计
400-627-0808
不少化企紧急停产一个月,原料或再度有价无货!
发布时间 Wed May 30 09:08:45 CST 2018 浏览次数: 307

文章导读:

无机絮凝剂厂家紧急停产一个月

2018年5月22日巩义市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固体废物专项环境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巩义市所有生产无机絮凝剂(聚合氯化铝、聚合氯化铁、碱式氯化铝、硫酸亚铁、硫酸铝,聚合硫酸铁等)厂家5月24日起全部停产,据悉停产时间为一个月。

专项整治的目的是为了从根本上彻底解决固体废物违法倾倒问题。对强制停产的企业,相关镇办建成固体废物垃圾填埋场后,可申请恢复生产;使用铝灰作为净水剂生产原料的,改变使用原材料后,可申请恢复生产。

巩义市无机絮凝剂产业占到中国的50%以上,号称中国的“絮凝剂之都”,这次停产整顿对行业影响很大,受此消息影响24日开始絮凝剂出厂价已经上涨200元/吨。

铝灰(渣)是很多絮凝剂厂家为了节省生产成本,而采用的无机絮凝剂的原料,固废专项整治之后,禁止使用铝灰(渣)为原材料,成本将会大幅上升,对于加强对偷倒废渣行为的打击,也会间接增加絮凝剂生产的成本,未来絮凝剂的价格可能会有一波涨价潮!

江苏化工园环保风暴加剧

自今年4月江苏省内掀起的化工园区环保风暴至今仍在发酵。

5月25日,辉丰股份披露称,公司于近日收到盐城市大丰区环境保护局出具的相关决定,《公司新上高浓COD废水制水煤浆焚烧副产蒸汽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等项目环评批复已遭撤销,公司目前正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暂无法预计此事项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程度。

据记者了解,自今年4月份以来,江苏省内包括灌南县、灌云县和响水县等多个化工园区被曝出存在严重污染问题,江苏省环保厅依法从严从快予以了彻查;在此期间,辉丰股份、江苏吴中、吉华集团等多家化工上市公司受到不同程度波及、纷纷公告临时停产整治,但截至目前,尚无一家公司恢复生产。

5月22日,记者还从江苏省环境保护厅获悉,近期,省环保厅已对大丰区、滨海县、响水县、灌南县、灌云县等地实施区域限批,这些地区除民生、环境保护基础设施项目外,所有建设项目环评报告书(含已进入拟审批公示程序的)均暂停审批。


关停化企增多,原料有价无货

作为化工大省,江苏一直备受环保问题困扰。据悉,近期接连被曝出存在环境污染问题的化工园区主要位于灌河口。灌河为江苏苏北地区最大的入海潮汐河流,2005年以来,灌河口建立了三个化工园区,两个分别位于连云港的灌云县燕尾港和灌南县堆沟港,另一个则位于盐城市的响水县陈家港。三个化工园区聚集的多是从苏南、浙江等地搬迁而来的化工企业,产品主要包括染料、农药、医药及中间体等。

对于这次园区出现的环境污染问题,4月19日,江苏省环保厅连夜召开会议,成立专案组,要求连云港市对曝光的企业环境违法行为依法从严从快全面查处,全省继续推进“263”专项行动(两减六治三提升)。4月21日,江苏副省长缪瑞林在连云港召开的全省沿海化工园区整治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全面推进整改,该关的要下决心关停,保留的一定要严管到位。”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沿海三市关停化工企业202家、转移8家、升级128家、重组41家。

整改完成前不得复产

辉丰股份称,如不能尽快恢复生产,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结合当前整改进度,预计在5月下旬有关车间可陆续进行申请复产。

除了问题颇为严重的辉丰股份,在本次环保风暴中,另有多家化工上市公司亦披露受到不同程度波及。

江苏吴中在5月19日称,公司收到了子公司响水恒利达报送的《响水县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该《决定书》指出:4月22日和4月24日省环境违法行为调查组会同盐城市环保局和响水县环保局对响水恒利达进行联合检查,检查发现其存在包括部分项目未批先建、部分污染防治设施批建不符、台账数据记录不真实等八项环境违法行为。

对此,响水县环境保护局将依法查处。同时责令响水恒利达全面整改。自行停产企业,在整改完成前不得恢复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灌河口三个化工园区,本轮环保风暴还刮向了其他工业园区。吉华集团5月15日披露称,公司子公司江苏吉华接到江苏滨海经济开发区沿海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文件《关于对江苏吉华化工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实施停产整治的通知》,对园区内企业危险废物储存量大,危险废物削减、储存及管理不理想的12家企业实施停产整治。

吉华集团指出,江苏吉华2017年归母净利润占公司2017年度净利润比例约70.96%,属于公司重要子公司,预计将于6月下旬逐步恢复生产,但复产尚需通过政府验收,具体复产时间仍存在不确定性。


不少化企园区被要求整改

不过,也有上市公司认为在此轮整治中属于“躺枪”。例如,5月15日,与辉丰股份在4月28日同时收到停产通知的亚邦股份在停产进展中披露,截止5月10日,公司下属子(分)公司已经全部完成自查自纠工作,公司子(分)公司“三废”排放均符合要求,不存在重大环境问题,也未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

再如,5月16日,染料龙头闰土股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则表示,公司在灌云县临港产业园区的三家子公司临时停产系政府相关部门统一的整治行动。截止目前,连云港市相关政府部门对三家子公司的现场检查工作已经结束,三家子公司正在根据政府部门要求进行整改;验收合格后,等待政府部门通知公司复产。

在受访化工业内人士看来,相关停产的子公司,除了可能对部分上市公司业绩带来影响之外,对行业亦带来冲击,例如,苏北化工园区停产,影响了分散染料的生产供应,该区域的分散染料在2017年的生产量预计在15万吨左右;同时,长江流域的治理将会影响活性染料的生产供应,长江流域的活性染料在2017年的生产量预计在12万吨左右。上述两个区域还有众多核心的染料中间体企业,若生产持续受限,国内甚至全球的染料价格都存在进一步上涨可能。由此,何时恢复正常生产是目前行业上下游从业人员普遍关心的事情,但这取决于这次整治成效几何。

  • 电商服务
在原阿里巴巴化工行业掌门人加盟并提出为化工品牌商提供全网营销的电商服务战略后,已获得包括巴斯夫、陶氏、赢创、索尔维、科莱恩在内的众多国际化工品牌商的认可。